4WH_-hmhswin7104515.jpg

 

1999 年,英国职业寻宝人迈克·哈彻在南中国海发现了‘泰兴号’沉船。这艘 1822 年触礁沉没的商船载有百万件中国瓷器。海底‘沉睡’177 年之后,这些清代德化瓷器被打捞出水。

  为了更好地炒作,卖个高价,迈克·哈彻和他的同伙们将其中 65 万件品相一般的瓷器敲碎,推入大海,只保留了剩下的 35.6 万件。即使不懂经济学、不明白‘供求关系’,绝大多数人也懂得‘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在随后的拍卖会上,这 35.6 万件瓷器被哄抢一空,迈克·哈彻赚得盆满钵满。

  177 年,对普通人来说,足够漫长。但对‘海捞瓷’而言,并不是一段很长的时光。这批出水的瓷器很多都是光彩焕发,没有因为海水中盐分的腐蚀而暗淡了釉光。

  几千年来,万里海疆沉船无数,引得各路寻宝人前赴后继。只不过茫茫大海,散落其间的沉船即使数以千计,相对而言依旧少得可怜。大海里最多的,是盐。从海里出水的瓷器,如果被海水浸泡的时间足够长,胎、釉的表层会被腐蚀,或者形成一层包浆(风化层)。对瓷器造成这种‘破坏’的,就是海水中的盐分。

 

yOBk-hmivixn6418648.jpg

 

‘泰兴号’沉船瓷器‘泰兴号’沉船瓷器

  盐,在海水中无处不在,但是换个时间,换个地点,盐也会像‘泰兴号’的瓷器一样,变得珍贵起来。

  因为有迈克·哈彻这样的寻宝人对水下文物肆无忌惮的打捞和破坏,中国加速组建了自己的水下考古力量。2007 年 12 月,中国考古队在南海整体打捞了负有盛名的宋代沉船‘南海一号’。4 年后的 2011 年 3 月,开始对‘南海一号’进行第二次试发掘。

  也就在即将启动对‘南海一号’第二次试发掘的时候,日本发生了造成福岛核泄漏的‘3·11 大地震’。随后,对‘核污染或将来袭’的恐慌充斥在整个东北亚民间,甚至跨过太平洋,在海啸之前抵达美国西海岸。有人传,‘碘防辐射’。一时间,美国人抢购碘片,货柜被一扫而空,韩国人则把超市里含碘的紫菜、海菜等海藻类食物买了个精光。

  到了中国,北京朝阳区某杂货店的赵老板经历了‘从抢盐到退盐’的全过程。他回忆说,‘杂货摊前挤满了人,以往得卖一年的 6 箱盐,不到一天就卖光了。’‘来买盐的顾客都在说吃碘盐防辐射,结果没两天,全过来要求退货。’当然还有些哄抢碘盐的,担心的是核污染会通过空气和海水扩散到中国,污染土壤和未来的食品来源,最怕的就是没有盐吃。

  在谣言被平息之前的那短短几天,听信了谣言的人们心中,盐成了最重要的‘战略物资’。几年以后,那些终于吃光了家中存盐的人们,也许早就忘记了,家中的库存其实是一份‘谣言纪念品’。

 

V5sJ-hmhhnqt3409711.jpg

 

《雾里看花》| 以为价值连城,其实不值一文

  谣言四起的那几天里,因为国家对食盐价格的管控,以及供应量实在是太过充裕,食盐还没来得及涨价,抢购潮就消散了。与食盐不同,另一样与生活息息相关的物品,因其在预期中将变得愈发‘稀缺’,在长时间里,价格一路走高。

  1998 年,两名地质学家联合发表了《廉价石油时代的终结》,预言石油越来越少,油价会越来越高。虽然类似的观点早有人说,也早被事实打脸,比如 1970 年代的美国总统卡特就曾不无担忧地表示,‘下一个 10 年结束的时候,我们会把全世界所有探明的石油储量用完。’但并不妨碍类似的观点被一再提起。

  进入 21 世纪,国际原油价格不断飙涨,2003 年突破 30 美元/桶,次年突破 40 美元/桶、50 美元/桶,2005 年夏天短短 2 个月内,先后突破 60 美元/桶、70 美元/桶,到了 2008 年 3 月,国际原油价格超过 140 美元/桶。各种关于石油储存量还能供人类使用多少年的预测层出不穷。两位地质学家的预言似乎就就要成真。许多人都在问,未来还能用得起的能源在哪里?

  一个略显尴尬的答案是:用得起的能源来自于经济危机。就在油价达到顶峰的 2008 年 7 月,经济危机已经席卷全球。作为生产、生活的基本能源,经济下滑之后,国际石油价格也急速下坠至 30-40 美元/桶的区间。‘石油即将耗光用尽’的说法早被人们抛之脑后,忘了个干净。另一种观点反而被更多人接受:既然石油及其衍生品是经济生活的一部分,其价格就一定会在一个与经济环境匹配的价格空间。如果油价涨到整个经济难以承受的地步,一定会有经济能够承受的替代能源出现。

  危机之后,经济复苏,国际油价也在短时间内随之上升。只不过替代能源还没有出现,技术革命就让石油的‘稀缺性’大大降低。经济危机后美国开始了‘水力压裂技术革命’(一种页岩油开采技术),打开了本国页岩油的开采大门。作为一种非常规石油,储量巨大的页岩油由于开采难度大,在很长的时间里几乎被所有人忽略。2016 年一整年,美国进口了 3.9 亿吨石油,但随着页岩油的开采,今年 9 月,美国超过俄罗斯、沙特,成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甚至被一些机构预测在未来几年里,美国会成为一个石油净出口国。

 

ZkkC-hmhswin7104560.jpg

 

《暴裂无声》| 涨涨跌跌,真真假假,难说

  盐也好,石油也罢,储量庞大,偶然出现的‘稀缺’,会因为各种可能,在影响价格方面变得毫无意义。相比而言,比特币的‘稀缺性’就显得十分确定。在朝阳区的杂货店老板经历‘抢盐风波’之前的 2009 年,至今不知身份的中本聪设计了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比特币。根据设计,比特币的总数量将被永久限制在 2100 万个。当它作为一种数字货币逐渐被广泛接受、认可时,其价格也不断上涨。2010 年 5 月,一名程序员小哥花掉 1 万枚比特币,买到 2 个披萨。到 2017 年 12 月,1 枚比特币的价格就超过了 1.9 万美金。

  虽然还有其它各种理由,总量恒定的‘稀缺性’都是支撑很多人不断看涨比特币的重要因素。只是很可惜,在过去一年中,数字货币价格不断下跌的大趋势里,‘追涨杀跌’的投机心理,使得很多人放弃了对其‘稀缺而有价值’的坚持。

  风小二一位对数字货币‘颇有研究’的朋友,在一年多以前,倾其积蓄买了比特币,在今年跌跌不休的行情中始终看涨。直到周二比特币价格跌破 4100 美元时,他在朋友圈转发了一个段子:‘我有个币圈的朋友,去年和我聊买二环哪个楼盘,今天我们晚饭的时候偶然相遇,他对我说:您好,这是您的外卖。’还无奈地加了句:也许,真有庄家砸盘啊!

  稀缺品从来受到追捧。可什么才是‘稀缺’?也许永远都没有答案。5 年前,有善于观察风向者,判断‘高端白酒将迎来寒冬’,清空手中的茅台股票。5 年过去,茅台股价上涨了近 10 倍。可进入 2018年,就在茅台成许多人心中可收藏的稀缺品时,其股价从 6 月份的突破 800 元、总市值过万亿一路下跌到日前的 500 多块。‘物以稀为贵’,挺有道理,似乎又没什么道理。似乎没有多少人能成功地踩到正确的点上,依靠看准‘稀缺’而成功抄底。想来想去,也许就是《红楼梦》里那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