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济学领域,J曲线是指货币贬值后对于贸易逆差的影响。

经济学家们发现在货币贬值后,本国的贸易逆差普遍在短时间内加大,然后慢慢由于回调。

由于贬值,造成本国出口商品更加便宜,从而反转,正如J曲线一般。

 

 

加密币的J曲线

 

 

而在加密币界,加密币价值的J曲线也是在从业者对加密币价格多年的观察中得出的总结。

加密币的价值由两部分组成:现在的效用价值(Current Utility Value: CUV)与折现后的预期效用价值(Discounted Expected Utility Value: DEUV)。

有人称后者为投机价值(毕竟预期这个东西是人们幻想出来的)。

在进行交易时,人们对于币价的热情高涨,这时加密资产的CUV(现在效用价值)很低。

很多连协议都没有,而价格绝大多数的组成部分来自于市场先生对于DEUV(预期效用)的想象。

 

 

加密币的J曲线

 

 

正如上图那样,当价格的构成部分主要来自于人们对于“区块链未来... ...”的构想。

当你听到市场先生到处鼓吹未来,大谈空想主义时,价格的泡沫的破灭即将到来。

时间慢慢推进到开发阶段,当加密币项目的开发团队遇到种种技术障碍,当投资者发现许多幻想并非那么容易,当更多的项目本身只为了圈钱跑路,投资热情逐渐回落,对于预期与未来的热情随之消失。

DEUV的降低主要来源于三部分:

1. 折现率的提升(即投资者认为项目成功率降低,加密资产本身的风险增加);

2. 项目针对用户渗透率预期的降低(项目本身也行并不那么受欢迎);

3. 总地址数量的降低(计划下的功能也许被高估了)。

 

在这种情况下,DEUV(期望)值降低,在CUV(现用)值并无任何提升时,币价会被打到最低。

这时的市场先生会到处宣扬负面情绪,到处散步各种造假谣言,市场被他的负面情绪所笼罩,而这时便是泡泡被戳破之时。

市面上总有那些不管市场先生情绪高涨还是低落,埋头苦干实事的人。

那些开发者不过市场情绪,一心只用于促进协议效用,提升产品质量。

结果,真实用户(而非虚假刷单或投机客)增加。

使用频率的增加提高了CUV(现有效用)值,在DEUV不断缩减的同时,CUV的增加让价值回到了资产现有效用本身。

而这时仍选择持有的死忠粉便犹如2015年前3季度的那些比特币持有者,当时的币价跌至200美金,处于绝对的价值洼地。

 

 

加密币的J曲线

 

 

此时的加密币资产基本不存在对于未来的幻想,其价格基本来自现有效用。

而当一个现象级应用出生时,市场的热情再次被唤醒。

人们对于比特币未来的预期再次被召唤出来,下一个牛市又将到来,而人性会让DEUV成倍增长与CUV(想象力永远时成指数型增长与行动力的),因此,CUV(现有效用)就好像一个杠杆翘起了更大的一波泡沫。

 

 

加密币的J曲线

 

 

安娜卡列琳娜的开头这样写道:“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在加密币世界里,泡沫的形成总是相似的,而泡沫的开始总是不同的。

虽然我们无法预言具体哪个应用的诞生能召唤出下一轮狂欢,也无法得知在哪个具体的时间节点上加密币会被再次点燃、狂欢再次开始,但大概的过程我们已经预想好了,只是,没人能知道下一波会以怎样的狂喜收场。

 

加密币的J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