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币圈的朋友,在去年还和我讨论在二环哪里买房子。今年我在单位偶遇他,正想问问他最近有没有受到数字货币寒冬的影响。没想到他看着我说,先生,你的外卖到了。”虽然这看起来可能像个故事,但却真实反映了所谓币圈一族的现状。

  2017年可谓虚拟货币辉煌的一年,各种利好消息不断涌出让虚拟货币犹如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一路狂飙。尤以比特币为首,其仅仅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就从700多美元创出近2万美元的新高,人们也为之而疯狂。

  在那个时代,你可以不懂区块链技术,但是你不能不知道比特币;你可以不知道比特币有什么用处,但你必须知道如何买卖它。有人告诉记者,价格每周都在疯涨,许多投机者甚至卖车卖房投入到虚拟货币的炒作之中。在许多所谓的币圈大佬振臂高呼下,不明所以的人跑步入场,一次又一次地推高币价。然而,没有根基的发财梦终会梦醒。最终他们发现,跑进去容易但现在却很难跑出来了。

  不过虚拟货币毕竟不是区块链技术的全部,区块链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比特币相当于区块链技术的第一个应用。形象点理解,区块链技术相当于水,比特币相当于水里生长的一种鱼。而水里除了鱼之外,还能存在大闸蟹、小龙虾等。未来,基于区块链技术产生的应用将超乎我们的想象。

  崩塌的虚拟货币

  2017年圣诞节前,比特币送上圣诞大礼,价格一度突破20000美元关口,一年涨幅近32倍。一些业内大V甚至认为,由于每四年比特币奖励将会减半,到了2020年将是另一个四年,届时比特币将突破100万美元。

  但幸福总是短暂的,在创出新高之后,比特币却开启了下跌模式。在短短一年时间里,从最高位一路下跌,截至今年12月7日,最低下探至3211.3美元,可以说将以前的涨幅悉数吐出。中国电子商务区块链规范发展中心副秘书长高泽龙认为,“比特币暴跌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各国对虚拟货币的政策引导了虚拟货币的走向。”

  高泽龙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进入2018年以来,比特币的发展遭遇了阻力,各种利空也不断袭来,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开始对比特币ICO市场进行了最严监管甚至全面禁止,这也造成比特币价格一路走低。

  不过一路跌跌撞撞,比特币虽然没有以前的辉煌,但仍旧可以勉强支撑。不会有人料到,压倒骆驼最后一根稻草却是因为内讧。早在2017年8月1日,由于比特币扩容派与反扩容派无法达成统一,比特币上分叉出了比特币现金;仅仅15个月后,2018年11月16日,比特币现金又进行了硬分叉,分叉出来的币叫Bit-coinSV。这对市场信心的打击很大,使得很多人对虚拟货币越来越脆弱的信仰瞬间崩塌。而随后而来的算力大战以及派系领导人的过激言论更是让比特币瞬间崩塌。

  现在“币圈”一片哀嚎之声,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从炒币中逃跑。不过也有人认为,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货币在经过大幅震荡之后将保持平稳。美国比特币新闻网CoinDesk研究总监诺兰·鲍尔认为,当前,情况正在变得平稳,也更加合适。此前比特币挖矿由于难度大,成本变得太高,现在随着哈希率的下降,挖矿的难度在下降,挖矿的成本从6500美元下降至4000美元左右。此前,哈希率居高,比特币挖矿成本增加到6500美元,而比特币的价格曾上涨到2万美元左右,市场充斥投机,现在正是水分被挤出的时候,也是最黑暗的时刻。

  产业链受挫

  比特币走下“神坛”不单单让那些炒币的人血本无归,通过矿机“挖矿”的矿主们也遭到了血洗。一位曾经的矿主张先生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比特币价格下跌让他非常迷茫,为了寻求更低的电价降低成本,他总是需要更换地方,而这又造成时间成本的浪费。当前一段时间比特币跌破开机价(比特币的价格无法对冲矿机电费)的时候,他彻底醒悟了,现在他已经着手将矿机出手,但是上百万的投资却很难收回了。

  让人遗憾的是,这位“矿主”的遭遇并非个例,并且在比特币下跌造成的损失中,他甚至不算是最严重的。王兴伟在这次比特币下跌的冲击中已经损失了近千万,不过他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他并没有选择将全部矿机低价甩卖,而是仅卖出一部分回笼资金,他相信在经过洗礼之后,比特币价格仍旧会缓慢上扬。按照他的话来说,即便无法再次回到以前的高度,但开机应该还是有赚的。

  像王兴伟这样依旧对币价抱有憧憬的矿主们不在少数。“已经习惯了,让我就这样放弃肯定不甘心,就当给自己放个假,等这段风声过去了再重新出山。”王兴伟说道。

  不过,并不是任何人都有重新来过的勇气和耐心,而无论你曾经多么辉煌或是一个行业的领导者,市场都不会因为你的执着就心慈手软。目前,虚拟货币下跌的后遗症已经冲击到其他行业。比如,以出产显卡为主的英伟达,就在前段时间遭遇暴跌,国内有关于区块链的媒体也在逐渐减少,而最为直接的受灾行业则是生产矿机的企业。

  深圳的华强北曾经是我国手机交易最频繁的地方,但自从手机行业步入平稳期,而比特币又不断走高,这里就成为矿机的主要交易地区。王兴伟告诉记者,就在不久前他曾经去过一次华强北,但相比以前的热闹景象已经判若两地。以前一天一涨价的矿机如同北方的寒冬降至冰点,不少店铺前都是某矿场谋求转让或出售二手矿机。

  通过王兴伟的介绍,记者联系上一家所谓的大店,但店主显然对采访兴趣索然。不过他与记者说的唯一一句话却可以反映整个市场的现状,他告诉记者,“以前忙得没时间接受采访,现在闲得没心情接受采访。”

  虚拟货币难归零

  人们总是会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而懊悔,尤其是失误还伴随着自己资产的缩水。随着虚拟货币的屡创新低,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比特币已经一文不值。不过高泽龙对此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他告诉记者,即便是这样暴跌的情况下,虚拟货币也并不会消亡,虚拟货币,尤其是真正全球的主流虚拟货币仍然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比如说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等这些虚拟货币并不是因为今天区块链的火暴而诞生的,他们仍旧有其存在的意义。

  高泽龙认为,数字货币的本质是一种共识价值、流通介质。而ICO发的山寨币本质是筹码,筹码的核心价值就是用来赌博、洗钱,用来做某种交易的。ICO币、山寨币可能大部分并没有真正实际的价值。山寨币并不能代表虚拟货币,虚拟货币一定是基于某种强共识、高刚需、大量的流通,应用而生的。

  此次虚拟货币的大幅下跌反而可能成为一个契机,让虚拟货币可以走向正轨。王兴伟认为,此前虚拟货币已经被玩烂了,各种币种随便发行,套现圈钱走人,让本以信用为基础的虚拟货币彻底失去了立足之本。现在正是挤水分的时候,今后想要进一步发展还要看各国对虚拟货币的政策是否支持。不过目前来看,虚拟货币仍旧处在危险边缘。

  王兴伟给记者举了个例子,任何事物存在都需要有其必然性,虚拟货币的主要作用就是价值流通,但目前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货币主要流通市场却是一些灰色地带。真正可用来做支付工具、交换媒介、价值尺度、价值存储的虚拟货币不能波动太大,显然比特币仍旧没有做好这种准备。

  金道环球投资数字货币研究院张玥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比特币的需求被人为放大了,这也导致比特币价格水分过高,下跌只是时间问题。而各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才刚刚开始,这意味着虚拟货币将在一段时间内徘徊不前。不过,虚拟货币毕竟是一种新兴事物,本质是好的也是有其用处的,当监管引导其走上正途的时候,虚拟货币将会走上价值回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