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中国」

17和18世纪欧洲的金融泡沫是加密货币的信仰者们和批判者们最喜欢援用的事例,他们常用此正告来加密货币市场的过度投机行为。

 

这些很久以前发作的事情也反映了同样的信息不对称和非理性投机问题,这让许多阅历丰厚的观察家对这一切感到担忧。南海泡沫、密西西比泡沫和郁金香狂热都是无良企业家们和早期投资者们应用其特权获取信息,继而对所知不多的公众投资者构成庞大伤害的投机狂热活动。这在本质上讲描画了初次代币发行(ICO)固有的风险。

 

但这些几个世纪前发作的事情背后的历史背景也很重要:它们是有限义务公司、股票市场及衍生品被发明的同时所惹起的一些直接的、几乎不可避免的反作用,而这些发明正是有史以来最具推翻性的金融创新。

 

 

一方面,这些由荷兰人带头创新的发明创造了庞大的新机遇,让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得以中止猖獗的、不经思索的投机。但另一方面,他们也解锁了一个庞大的、以前难以获得的资金池,这为企业家提供了一种更有效的融资方式。

 

在这些新融资工具的支持下,大型的全球性企业应运而生。它们给我们带来了我们往常视而不见的全球资本主义经济。

 

这一背景十分重要,由于往常在加密货币范畴看起来像投机狂热的活动——2017年的代币价钱泡沫,狡诈币、比特币骗局、一行代码都没有的空气ICO的呈现——同样也可以被看作是严重技术改造惹起的令人不快但不可避免的反作用。

 

假设加密资产、智能合约和区块链技术能够充分发挥其去中心化经济的潜力,他们希望惹起的改造可能与荷兰文艺复兴时期的那些发明所激起的一样影响深远,以致愈加有意义。由于这项技术彻底重构了记载保管、资金募集、组织设计的过程及货币本身。

 

但在这种时分,你是无法阻止那些厌恶的、欲一夕致富的人的。

 

创新惹起投机

 

正如我提到的那样,假设你回想历史,你会发现每当有一种新的通用技术推翻了经济次序时,几乎总是会伴随呈现一段金融投机加剧的时期。

 

铁路、电力,当然还有上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的兴起也是如此。委内瑞拉经济学家Carlota Perez以致以为,泡沫和投机的社会现象是社会融资和树立相关基础设备的必要要素,而在此基础之上又使得这些反动性科技扎根于经济之中。

 

但是,这些相反的因果关系并不一定是正确的。

 

回想与新技术相关的炒作和投机,不难发现,它总是与一种强大新技术的成功部署有关。历史上充溢满了所谓的“反动性”想法,这些想法惹起了人们的想象力,但最终却并未以影响普遍的、改动社会的方式被完成。

 

如赛格威(平衡车)、谷歌眼镜、Betamax(索尼研发的一种磁带格式)、协和式飞机等。留意:一切这些都是令人印象深化的科技,有些曾经成为后续发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由于各种缘由,如消费本钱、营销问题、潮流变卦等,它们未能与其炒作相匹配地被完成。

 

赌博即效劳

 

当我看到Augur推出令人印象深化的预测市场时,我开端思索。在一天内,其基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就处置了从美国选举到世界杯竞赛的价值40万美圆的赌注。

 

我的问题是,人们最初对去中心化预测市场的热情能否会超越人类天生的投机倾向,最终完成Augur对社会真正的承诺:一个基于群体的、基于市场的预测系统,一个奖励诚实的名望鼓舞代币模型。

 

在这种情况下,预测市场的展开需求投机才干发挥作用。赌博不只仅是其副产品;这是它成功的必要条件。但这仅仅由于人们希望以这种方式下注,这并不意味着盘绕其预测的价钱发现将被社会普遍应用于处置和评价有关严重事情的信息。只需时间才干证明这一点。

 

你也可以对加密货币行业的其他范畴提出类似的问题,这些范畴惹起了严重的投机活动,但同时也意味着这些范畴存在着潜在的、强大的、前沿的想法。固然我置信鼓舞共识的基本概念、安全的加密分布式账本、数字资产和去中心化买卖所将以某种方式取得成功,但我不能保证这些想法的任何表现方式,包括比特币,会继续存活下去并对世界产生影响。

 

那么,让我们来问几个问题:

 

ICO能否仅仅只是能让那些骗子和必定要失败的项目的创始人在愚笨的泡沫经济中致富?或者,这真的是区块链技术的杀手级应用吗?还是能从硅谷的看门人那里解放资本,创造一个全球化的创意市场?

 

最近对加密猫(Cryptokitties)的追捧是一时盛行的狂热?还是它会成为证明数字资产稀缺价值的重要用例?又或是它能培育市场、使消费者能够将其共同的创意作品货币化?

 

比特币是会被永远视为一种投机狂热,还是能真的成为新的全球贮藏资产和支付平台的基础呢?

 

假设我们要确保区块链技术的庞大潜力能够为整个社会带来益处,那么这些以及其他类似的问题都是至关重要的。

 

对社会的价值

 

要回答这些问题,归根结底要看技术本身如何融入范围更广的经济活动中。

 

这一概念本身也可以称为是一种新的市场类型,像其它类型的技术一样。(早期的荷兰股票市场为Augur的预测市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类比。)无论如何,假设技术(以及它所支持的市场)要生存和繁荣,就必需有普遍的社会价值。

 

在这一点上,欧洲早期资本市场的历史再次具有参考价值。南海泡沫灾难性的影响并没有扼杀公共资本市场为新企业提供资金的想法,但它确实带来了次序和社会利益,政府也出台了关于谁可以发行公共股票以及如何发行的新规则,由此还进化出了我们往常受监管的证券买卖所和相关资本市场。

 

这并不是说政府监管才是能使加密货币成为主流的答案,由于加密货币抗检查制度的概念与之背道而驰。但这确实意味着,我们这些参与开发这项技术的人应该支持协议标准和行为规范去理论,这些行为的中心才是整个社会的利益所在。

 

历史标明,像Nouriel Roubini这样的反对者对加密货币社区的炒作和投机五体投地,而他们可能对支撑它的严重改造视而不见。但它同样向加密货币爱好者发出了一个正告:不要迷失在炒作中;去创造一些可持续的、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的东西。

「虚拟货币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