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价格走势」

Bennett在Forrester的新技术与创新大会上发言时说,公共组织和私人组织首先必须要确定区块链分布式账本技术(DLT)可以解决的业务流程——以及那些无法应用的业务流程。 在Forrester Research技术大会上,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的首席分析师兼IT主管讨论了这样的问题——如何部署区块链以及谁应该考虑这样做。

  虽然区块链可能已经走过了今年的概念验证阶段并进入了有限的生产系统,但这并不意味着在一边观望的公司应该继续推进自身的部署。

  但它们也不能袖手旁观。

  Forrester Research的首席分析师Martha Bennett表示,“你无法追上创新。如果你等到事情稳定下来则可能为时已晚。”

  Bennett在Forrester的新技术与创新大会上发言时说,公共组织和私人组织首先必须要确定区块链分布式账本技术(DLT)可以解决的业务流程——以及那些无法应用的业务流程。

  Bennett说:“在企业看来,当今并没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变革。坦率地说,这是一个需要拓荒的领域。当你与很多人所做的早期互联网进行比较时,两者确实存在一些相似之处,因为我们确实不知道事态会如何发展。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如今可以置身事外。”

  对各种用例进行分类

  要确定是否存在用例,企业必须首先明白,虽然很多现有技术(如关系数据库)已经可以满足大多数事务型业务需求,但它们无法与区块链的关键属性匹敌:协作。

  Bennett说:“分布式账本是一项团队运动。它关系到你能最大程度信任的数据,而无关分享。”

  企业必须自问,多个业务部门或其他行业参与者是否遇到了相同的或相关的问题(例如交易调节问题),以及它们可以通过区块链获得什么样的机会。

  例如,由九家相互竞争的欧洲银行组成的共同体we.trade部署了一个分布式账本,该账本可以为中小型企业交易贸易融资。分布式账本技术使银行能够继续竞争,并解决了一个共同问题:简化国内融资和跨境融资。

  Bennett献出一张“检验清单”,企业在确定是否部署区块链时应予以考虑,其内容包括:

  • 当多方需要相同的数据并能够写入同一数据存储时;

  • 当所有各方都需要保证数据有效且未被篡改时;

  • 当当前系统容易出错,过于复杂,十分不可靠或充满摩擦点时;

  • 当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不必具备单一的集中式系统时,例如关系数据库。

  美联储也来看热闹了

  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的IT副总裁Paul Brassill表示,他的组织虽然过于谨慎,却对过去二十年来技术采用的“曲棍球棒”效应(译注:在某一个固定的周期,前期销量很低,到期末销量会有一个突发性的增长)感到震惊,尤其是区块链。美联储于2016年开始探索以太坊区块链技术的使用,然后转向Hyperledger Fabric;美联储投入了大量资源来确定区块链如何影响国内的银行业,还有全球的金融服务业。

  Brassill说:“如果私营部门能够做得比美联储更好,那么我们就必须做得更好。我们首先上传了Ubuntu Linux并安装了非常简单的智能合约。我们一直在学习,我们的开发人员对这项技术一无所知。因此我们必须自学很多东西。”

  美联储的开发者观看了有关如何使用区块链的优兔(Youtube)视频;Brassill说,这是一个特别有用的视频,是IBM制作的关于使用Hyperledger Composer开发区块链的视频。

  美联储的开发人员使用Amazon Web Services来启动Linux虚拟机并下载了Ethereum Fabric。

  当美联储派遣IT员工前往欧洲与英格兰银行的同行交谈时,这是一个“关键时刻”。英格兰银行正在做这样的探索——将国家的银行间结算网络转移到超级账本(Hyperledger),因为这是一个“许可”的区块链,而不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赖以奠基的开放的分布式账本技术。

  Brassill说:“我们意识到,未来的银行网络必须提供会员服务;这就必须进行更多的[加密]交易,因此我们放弃了以太坊的方法并开始采用超级账本的方法。”

  美联储的三个区块链试点项目

  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建立了三个有关区块链的概念验证,首先将其作为一个通用电子分类账进行测试,为该地区的银行管理60多亿美元。

  第二个概念验证做了这样的测试——如果分布式账本中是大规模,数字化的全国银行网络的一部分,那么在其内部的审计或监督节点可能会是什么样子。

  Brassill说:“如果它可以进行审计或应对反洗钱方面的难题,或者可以发现不寻常的欺诈行为,你如何将如今的人类活动数字化。”

「比特币价格走势」